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树姑娘(下)

2020-08-01 10:57:01 来源:济济网

树姑娘上 4.

第二天早上,篮球场上却连一个记者都没有!

“奇怪!那些记者怎么都不来了?!”树爸爸看着悬挂在篮球场上那条孤零零的横幅,急得团团乱转。

“没关系,爸爸,反正‘滴溜溜\\’他们已经不再杀害树孩子们了。”树姑娘说道。

“该不会是他们嫌我们的会议室太简陋?”树爸爸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对劲,“滴溜溜”他们这次的反应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不放心!

“不行,不行,我们得主动出击,绝不能坐以待毙……”树爸爸回到家里,开始不停地给电视台、报纸、网络、广播等媒体的记者打电话,包括之前采访他们的那个女记者,可是他们竟然都说很忙,没有时间!

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晚上,树妈妈刚刚打开电视,就不由地尖叫道:“亲爱的!快!快过来……”

“怎么啦……”树爸爸赶紧跑到了电视机面前。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新闻发布会的画面:很多很多的记者聚集在一个巨大的会议室里头,会议室的正中间挂着一条横幅,横幅上写着“保卫我们的家园新闻发布会”,横幅的下面端坐着一排人,他们来自各个部门,有环保局的、卫生部的、景察局的,等等等等。

“……近日来,各个地方纷纷出现了一种不明植物,这种不明植物能够发电,看上去非常的神奇。而事实上,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一场史无前例的入侵!甚至,它们极有可能会对我们人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所以,我们呼吁广大市民们千万不要贪小便宜,再去使用不明植物所提供的电源……”一个发言人在电视里严肃地说道。

“有证据表明这种植物会对我们人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吗?”一个记者站起来发问道。

“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铁证如山!有关这方面问题,可以请景察局的负责人来回答。”

电视里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画面。

“‘尖耳朵\\’?!”树妈妈惊叫道。

“是他!真的是他!”树爸爸跟着叫道。

“……迄今为止,已经有13位市民遭到了飞蛛(即一种会飞的蜘蛛)的袭击,这种飞蛛正是那种会发电的不明植物所带来的。市民们被那些飞蛛咬到了之后,有的眼睛瞎了,有的耳朵聋了,有的腿瘸了,有的还突然间患上了糖尿病……”“尖耳朵”拿着几张发言稿在电视里念个不停。

“天啊,这些飞蛛太可怕了!”树妈妈真想立刻把阳台上的那些藤条统统都砍掉。

“爸爸,他们说的是真话吗?”树姑娘听到响声,也来到了电视机跟前。

“我也不知道……”树爸爸紧锁着眉头,“看来,我们这些发电藤条的处境很危险!”

“一定又是‘滴溜溜\\’他们在搞鬼!他们肯定又在说谎!”树姑娘叫道。

“证据,我们得有证据证明他们在说谎,最好是那13位市民能够证实他们并没有遭到飞蛛的伤害……”树爸爸低着头,一会儿走过来,一会儿又走过去。

“我马上去寻找那13位市民!”树姑娘叫道。

“没用的,”树爸爸摇了摇头,“那13位市民肯定被他们给收买了……”

“我早就说不要跟他们作对,你们总是不听!这下可好……”树妈妈在一旁开始埋怨了起来。

“爸爸妈妈,你们快过来看!”树姑娘突然在阳台上叫道。

“又怎么啦?”树妈妈无精打彩地朝阳台走去,紧接着,又一脸惊惶地叫道:“噢!天啊!快、快扔掉它们!”

“妈妈,不用怕,它并不会咬人!”树姑娘的一只手掌上正停落着几只飞蛛,另一只手上则拿着一个放大镜。

“你怎么知道它们不会咬人?!”树爸爸也走了过来。

“你们看,飞蛛的身上并没有嘴巴!”树姑娘把放大镜递给爸爸。

“真的!这些小东西真的没有嘴巴!”树爸爸一边看着放大镜,一边叫道。

“是吗?!快让我瞧瞧!”树妈妈抢过了放大镜,“老天!它们真的没有嘴巴!亲爱的,飞蛛真的没有嘴巴!”

“太好了,这帮家伙原来在撒谎!他们竟然说飞蛛会咬人!却没料到这些飞蛛没有嘴巴!这帮愚蠢的家伙!这下看他们怎么收场!”树爸爸激动不已地叫道。

“爸爸,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嗯,这下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一番!把他们打个片甲不留!……”树爸爸摩拳擦掌。

“奇怪!飞蛛的身上怎么会没有嘴巴?没有嘴巴它们吃什么啊?!大家不会相信它们没嘴巴的!”树妈妈担心道。

“可它们就是没有嘴巴,这是明摆的事实!不可否认的事实!”树爸爸叫道。

“或许,它们就像发电藤条一样,靠晒太阳活下去,翅膀就是它们的嘴巴。”树姑娘猜测道。

“什么?!翅膀就是它们的嘴巴?!”树妈妈晕掉了。

“很有可能是这样!”树爸爸点点头,“管它呢,反正它们就是没有嘴巴!我们现在得抓紧时间,想办法揭穿它们的谎言,这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亲爱的,我们还是别惹他们为好!他们有钱有势,即使是黑的都可以被他们变成白的!”树妈妈劝道。

“不,妈妈,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阻止他们再杀害树孩子!”树姑娘固执地叫道。

“我的傻女儿,我们是阻止不了他们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总统,没有谁能阻止得了他们……”树妈妈叫道。

“总统?!”树爸爸眼睛一亮,“对了!我们就去找总统!”

正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的敲门声:“砰砰砰!砰砰砰!……”

“是找我们的!”树妈妈叫道。

“会不会是记者?”树爸爸快步走了过去。

门打开了,屋里立即闯进来六、七个人,却不是记者,而是景察!其中一个人正是“尖耳朵”!这些景察的手上都拿着一把枪,有手枪,还有机关枪!

“你、你们想干什么……”树爸爸惊惶失措地叫道。

“不许动!你们被捕了!”“尖耳朵”拿出一张证件一样的东西,大声地吆喝道。

“我、我们又、又没犯什么罪!干、干嘛抓我们?!”树爸爸吓得就要瘫倒在地上。

“你们的女儿是个树妖!她企图毁灭我们人类!而你!还有你!”“尖耳朵”指了一下树爸爸,又指了一下树妈妈,厉声叫道:“全都就是她的同伙!”

“噢!我的天啊……”树妈妈吓得满脸发白,身体剧烈地颤抖着。

“妈妈,别怕!”树姑娘镇定地搂住树妈妈,轻声安慰道。

“快!给我把这些罪犯都铐起来!”“尖耳朵”把手一挥,树姑娘和树爸爸、树妈妈的双手立即都被铐上了一副手铐。

“再把这个树妖装进钢丝网里!看她还怎么飞!”“尖耳朵”的话音刚落,立即又有一个钢丝网套在了树姑娘的身上。

“我的天啊,这下可怎么办啊……”树妈妈开始哭了起来。

“完了!全完了!……”树爸爸终于瘫倒在地上。

“爸爸,妈妈,不用怕!我们一定会没事的!”不知为什么,树姑娘这时候一点儿也不感到惊慌!

很快,一家三口被关到了一个黑暗的牢房里头。

“等着瞧吧,你们将会受到人民最严厉的审判!”随着“尖耳朵”的一阵奸笑,牢房的大门“哐啷”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

牢记里没有阳光,没有水,没有床铺,没有厕所……

只有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只有痛苦,无穷无尽的痛苦!

“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监狱啊?!我宁愿做一头猪,宁愿整天被关在猪圈里头,也不愿意被关在这种地方!……”树妈妈坐在地上,痛苦地叫道。

“老婆,不要这样子,我们一定要坚强……”树爸爸在一旁劝道。

“我都已经快要死了,你还要我怎么坚强?!你还要我怎么坚强?!天啊,我的天啊,哪怕是一头猪,它的处境都要比我们好过一百倍!一千倍!……”树妈妈发疯也似地捶打着牢房的墙壁。

“真是猪狗不如啊!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啊!”树爸爸不由地也哀叹了起来。

“永远不会有尽头的!永远不会有人来理睬我们的!我们是罪犯!没有人会同情罪犯的!没有人会把罪犯当人看的!”树妈妈连声叫道。

“不!我们不是罪犯!我们是被他们给陷害的!他们才是罪犯!罪犯!真正的罪犯!”树爸爸愤怒地叫道。

“是的,我们是被陷害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说我们是罪犯,我们就是罪犯!谁让我们跟他们作对?!跟他们作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恶人一定会有恶报的……”

“别傻了!那都是骗人的鬼话!恶人的日子过得才滋润呢!”

“人民一定会公正地审判我们的……”树爸爸有气无力地叫道。

“人民?他们就是人民!他们就代表人民!他们想把我们怎样,就可以把我们怎样!”

“完了!彻底完了!……”树爸爸绝望地叫道。

“都是这棵该死的怪树!都是这棵该死的怪树把我们给害的!”树妈妈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树姑娘面前。这时候,她真想把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狠狠地拔下来,可是,她又害怕把树姑娘给弄疼了。

“女儿?我的女儿?!”树妈妈拉住树姑娘的手,不安地叫道,“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啦?你快说句话啊,别老是一声不吭地站着……”

树姑娘没有作声。自从被关进牢房之后,树姑娘一直没有作声,一直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站着,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

多么镇定的微笑!

“亲爱的,我们的女儿会不会……会不会……”树妈妈紧张地叫道。

树爸爸赶紧走过来,把手指伸到树姑娘的鼻子前探了探,惊叫道:“不好!”

“怎么啦?我们的女儿怎么啦?”

“女儿她、她没、没呼吸了!”

“什么?!没呼吸了?!女儿没呼吸了?!”树妈妈不敢相信地把自己的手指放到了树姑娘的鼻前,“天啊!我们的女儿她、她真的没有呼吸了!”

“脉、脉搏也没有了!”树爸爸又摸了摸树姑娘的手腕。

“救命!救命!快来人啊!救命啊!……”牢房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来到了牢房。

随后,他们又把树姑娘从牢房里抬了出去。

“她真的死掉了吗?”“滴溜溜”正在他的宫殿里打电话。

“是的,她真的已经死了,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心跳。并且,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根木头!”“尖耳朵”在电话里回答道。

“什么?已经变成了一根木头?!你们没有弄错吧?哈哈哈……”“滴溜溜”一阵狂笑。

“绝对不会有错!董事长,现在,她再也不会跟我们作对了!哈哈哈……”“尖耳朵”跟着狂笑起来。

“董事长,我有个建议!”“滴溜溜”刚放下电话,“两撇胡子”就走到了他的跟前。

“什么建议?”

“董事长,既然那个树妖已经变成一根木头了,那我们何不干脆变废为宝,把她也变成一堆煤炭呢?!”“两撇胡子”奸笑道。

“把她也变成一堆煤炭?妙!太妙了!哈哈哈……”

很快,树姑娘就被送到了一家巨大的工厂里头,工厂里树立着很多巨大的烟囱,这些烟囱正日夜不停地把滚滚的浓烟排放到天空中。“滴溜溜”他们正是通过这家工厂把森林里的树孩子们变成煤炭的。

“弟兄们,加油啊!”“滴溜溜”看着工厂里忙忙碌碌的工人,趾高气扬地叫道。

“董事长,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您只需摁一下按钮,这个树妖就立即可以变成一堆煤炭了!”“两撇胡子”毕恭毕敬地捧上一个精致的摇控器。

此时此刻,树姑娘正一动不动地平躺在一张输送带上,在她的面前,一台巨大的机器正张开着它的大嘴巴。这台机器就是“滴溜溜”他们发明出来的变煤机!在这台变煤机的后面,耸立着一座像高山也似的煤炭,一辆辆的大卡车正不停地把这些煤炭运向四面八方。

“太好了!”“滴溜溜”高兴地接过那个遥控器。现在,他要亲手把树姑娘变成一堆煤炭,彻底洗刷自己被变成“人棍”的耻辱。

“一!二!三!”“两撇胡子”和围观的工人异口同声地喊起了口号。当他们喊到“三”的时候,“滴溜溜”的拇指恶狠狠地往摇控器摁了下去。

输送带立即转动了起来,树姑娘很快就被送到变煤机的那张大嘴巴里去,那张大嘴巴随即又闭上了。

突然,工厂里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轰隆!轰隆隆!……”

是那台变煤机爆发出来的响声!

转眼间,那台变煤机爆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滴溜溜”和“两撇胡子”也被炸飞到了半空中!

随后,变煤机的钢铁废墟里头又站出来一个人!

这个人便是树姑娘!

树姑娘没有死!

紧接着,树姑娘又迅速地往天空中飞去。很快,她来到了总统府。

“站住!快给我站住!”两个景察朝树姑娘赶了过来。

“我要见总统!”树姑娘朝景察叫道。

“总统没空!”景察答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报告总统!”

“总统正在开会!没有时间见你!”

“我一定要见到总统!”树姑娘向总统府的一幢办公楼跑去。

“快!抓住她!”一个景察叫道。

树姑娘开始不断地在办公楼里跑来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叫道:“我要见总统!我要见总统!”

越来越多的景察出现在树姑娘的周围。可是,他们怎么也抓不到树姑娘。

“开枪!快给我开枪!”“尖耳朵”不知什么时候也赶到了总统府。

总统府里顿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无数颗子弹密密麻麻地朝树姑娘身上飞去。可是,那些子弹一碰到树姑娘,立即全都弹跳开了。

“不好!这个树妖穿了防弹衣!她不怕子弹!”一个景察向“尖耳朵”报告道。

“快,把穿透力最强的X-66给我拿来!”“尖耳朵”命令道。

不一会儿,有个景察就抱来了一挺古怪的机关枪,这种机关枪发射出的子弹可以击穿世界上最坚固的坦克!

“开火!”“尖耳朵”命令道。

“局长,这里是总统府,万一伤到了自己人,怎么办?”一个景察提醒道。

“快给我开火!出了事我负责!”“尖耳朵”叫嚣道。

“不许开枪!”总统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总统,这个小女孩是个树妖!”“尖耳朵”上前报告道。

“我要见她!任何人都不许伤害她!”总统威严地对“尖耳朵”说道,双眼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枪声终于停止了。

“给她倒一杯水。”总统对他的秘书说道。此时此刻,树姑娘已经坐在总统的办公室里。

“不要紧张,小姑娘。”总统轻轻地拉住树姑娘的小手。

“我一点也不紧张,总统先生。”树姑娘答道。

“呵呵,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孩子,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总统微笑着问道。

“我叫树姑娘。”

“树姑娘?嗯!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总统点了点头。

“总统先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报告,是关于发电藤条的事情,我和我的爸爸妈妈是被冤枉的……”

“我知道,其实,飞蛛是不会咬人的,因为它并没有嘴巴,是不是?”总统笑眯眯地问道。

“是啊,您怎么会知道?!”树姑娘惊喜地叫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都不知道,我就不配当这个总统了。”

“那么,请您赶快下令把我的爸爸妈妈救出来吧!”

“当然,我当然要把你的爸爸妈妈救出来,并且,看,他们已经被救出来了——”总统说着,指了指树姑娘的身后。

树姑娘不由自主地转过身去,随即,她张开了双臂,大声叫道:“爸爸!妈妈!”

一家人相拥而泣。

“……感谢你们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你们才是我们美丽家园的真正卫士!”总统跟树爸爸和树妈妈一一握手。

“总统的握手真有力!”走出总统府后,树爸爸仍然不时地握住自己的右手。

“太好了!这下树孩子们再也不会被变成煤炭了!”树姑娘欢呼雀跃。

“亲爱的,晚上我们得好好庆祝一下!”树妈妈高兴地叫道。

“对!我们得好好地庆祝一下!庆祝我们大难不死!我的女儿,我们还以为你死掉了呢!”

“是啊,我的宝贝,你怎么突然没有呼吸了呢?!可把妈妈给吓坏了!”

“我也不知道啊……”树姑娘摇了摇头。

“并且,你居然还炸毁了‘滴溜溜\\’的变煤机!现在,连子弹都伤害不了你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树姑娘还是那句话。

“奇怪!这太奇怪了!……”

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第二天早上,城市里所有的树木在一夜之间全部都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而且,到了中午的时候,城市里所有的大街小巷都拥挤着密密麻麻的老鼠!不但如此,这些老鼠一点儿也不害怕人!任你怎么打,它们就是不逃跑!相反,它们还一起朝你窜过来,窜到你的身上去!

大家纷纷关紧自家的门窗。

“亲爱的,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树妈妈心神不安地叫道。

“什么不对劲?”树爸爸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

危险正在悄悄地朝他们逼近。

到了晚上,树爸爸刚刚打开电视机,就大惊失色地叫道:“糟糕!糟糕!……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怎么啦?!”树妈妈和树姑娘一齐跑了过来。

“‘滴溜溜\\’! ‘滴溜溜\\’他们发动了军事政变!”树爸爸惊恐地叫道。

“你说谁?!谁发动军事政变?!”树妈妈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全白了。

“‘滴溜溜\\’!‘滴溜溜\\’他们!现在,‘滴溜溜\\’竟然成了总统!”树爸爸答道。

“他、他不是被炸死了吗?!”树妈妈问道。

“没有啊,看,他好好的!一点也没有受伤!”树爸爸指着电视叫道。

电视里,“滴溜溜”正对着一堆话筒讲话:“……总统和树妖狼狈为奸,企图将我们的美丽家园变成一片原始森林,让我们人类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从现在开始,我将担任临时总统,直到人民选举出新的总统……”

“噢!再也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树妈妈痛苦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爸爸,我们该怎么办?”树姑娘问道。

“我们……我们应该赶紧躲起来!他们很快就会来抓我们的!”树爸爸一想到被关在牢房里的情形,就不寒而栗。

“那还不快收拾东西!否则就来不及了!……”树妈妈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行礼,“可是,该躲到哪里去才好呢?!……天啊,我们怎么会这么倒霉啊!别人这时候都要上床睡觉了,我们却要去逃亡!”

“要不,我们就躲到乡下去?”树爸爸思索道,接着,又摇了摇头,“不不,那里还是不安全,他们一定很快就会追过来!或许,我们应该躲到远远的森林里去!可是,如何才能到达那里呢……”

“不!爸爸妈妈,我们应该先去救总统!”树姑娘却在一旁叫道。

“先去救总统?!我的女儿,我们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去救总统?!”树妈妈瞪着眼睛叫道。

“总统现在比我们更危险,我们应该先去救他!”树姑娘冲出屋外,紧接着,她又飞上了空中。

遗憾的是,树姑娘找遍了整个总统府,也一直没有找到总统。“尖耳朵”他们只要一见到她,便拼命地朝她开火!树姑娘只好调头飞回自己家里,谁知树爸爸和树妈妈也不见了!

爸爸和妈妈哪里去了呢?总统又哪里去了呢?

树姑娘急得团团乱转。其实,这时候还有一个人比树姑娘更着急,这个人就是“滴溜溜”。

“难道他们钻到地底去了不成?!”“滴溜溜”皱着眉头站在一排电脑面前。

“既使是钻到地底下,我们的雷达系统照样可以搜索到他们!”“尖耳朵”在一旁答道。

“那他们又逃到哪里去了呢?”

“请总统放心!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景察,对海陆空所有的交通都展开了严密的搜索,只要他们还在地球上,就一定可以把他们缉拿归案!”

“要小心那个树妖!她才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一定要把她给我消灭掉!”“滴溜溜”恶狠狠地叫道。

“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专门对付她的最先进的武器,这次,非让她变成一堆煤炭不可!”

“还有,”“滴溜溜”把脸转向一旁的“两撇胡子”,“你立即去运一批好看的树木回来!这么繁华的城市,突然间连一棵树也没有,实在太不像话了!”

“是!总统!”“两撇胡子”把腰一挺,大声地答道。

“对了,我们的那台变煤机修好了吗?”

“报告总统,已经修好了。现在,我们用树木变出来的煤炭每天都供不应求!为此,我们已经向森林里派出了更多的拔树机……”

“太好了!”“滴溜溜”高兴地叫道。

“并且,现在再也没有人敢使用那些发电藤条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人们就把城市里所有的藤条都砍得一干二净!”

“哈哈!多么可爱的人类啊!”

“哈哈哈……”总统府里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笑声。

5.

夜深了,人们纷纷进入了梦乡,“尖耳朵”他们也在电脑旁打起了瞌睡。

G市,某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两个黑影在悄悄地晃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高一矮两棵树。“两撇胡子”他们的动作可真够快的,现在,G市的各个角落都种上了刚刚从森林里运过来的树木。

昏暗的灯光下,那两棵树继续在悄悄地晃动。过了一会儿,矮的那棵树居然倒在了地上。接着,又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噜声!

“喂!喂喂!”角落里传来了轻轻的说话声。

“喂!起来,别睡了!”原来是那棵高树在说话!

“别睡了,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那棵高树居然伸出一只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那棵矮树。

呼噜声继续响个不停。

“真急人!”那棵高树更用力地踢了一下那棵矮树。

“哎哟!”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女人的惊叫。

“嘘!——小声点!”

“你干嘛踢我?!”

“快别睡了,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

“亲爱的,我好困啊……”

“快起来,看,他们已经过来了!”那棵高树突然向前方招了招手。

前面的道路上,有三棵树木正沿着路边快步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棵小树,跟在后面的是两棵大树。

“爸爸!妈妈!”最前面的那棵小树突然叫道。

“我们在这里!”高树小声答道。

“爸爸妈妈!他们来了!”那棵小树说着,已经走到了高树的面前。仔细一看,原来那棵小树就是树姑娘!那棵高树和矮树则分别是树爸爸和树妈妈!

“您好!总统先生!”树爸爸朝树姑娘身后的一棵大树打招呼道。

“你好!……你好!”树姑娘身后的一棵大树伸出手来,跟树爸爸和树妈妈一一握手。原来,那棵大树就是总统!跟随在总统身后的则是他的一个保镖。

现在,树爸爸、树妈妈、树姑娘和总统他们终于又走到一块了。是树姑娘把大家联系到一起的。树姑娘又是如何找到树爸爸、树妈妈和总统他们的呢?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滴溜溜”。当“两撇胡子”他们把树木重新种植到城市里去的时候,树爸爸、树妈妈和总统都想到了一个躲避“尖耳朵”他们搜捕的好办法,那就是把自己伪装成一棵树!

“尖耳朵”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总统他们会伪装成一棵树,树姑娘却很快就知道了,是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告诉她的,当树姑娘急得团团乱转的时候,头上的那棵树突然自动飞了起来,迅速地飞到了树爸爸和树妈妈的身边,随后又飞到了总统的身边。

“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树妈妈见到总统,激动得一点儿也不困了。

“现在,我们再也不用怕‘滴溜溜\\’他们了!”树爸爸突然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好像一巴掌就可以把“滴溜溜”拍死似的。

“说得对!他们不过是几只老鼠而已,我们一定可以打败他们!”总统一边示意大家坐下,一边说道。

“什么?他们是老鼠?!”树妈妈诧异道。

“嘘!——小声点!”树爸爸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没错,妈妈,原来‘滴溜溜\\’是老鼠变的!还有‘两撇胡子\\’和‘尖耳朵\\’,他们也都是老鼠变的!”树姑娘答道。

“怪不得前些日子突然跑出来那么多的老鼠!”树妈妈叫道。

“确切地说,他们并不是老鼠,而是鼠人,是老鼠与人的结合体。”总统解释道。

“鼠人?!”其他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动物。

“是的,鼠人,自私而贪婪的鼠人。为了赚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这些鼠人恨不得把地球上的阳光和空气都据为己有!为了享受所谓的快乐,恨不得把地球上所有的资源都挥霍一空!”

“难怪他们要把森林全都变成煤炭!”树妈妈叫道。

“这样他们就可以赚到一大卡车一大卡车的钞票了!”树爸爸叫道。

“可是,他们却制造了大量的浓烟与废气,让我们地球的气温越来越高,空气也越来越差!”树妈妈叫道。

“不但如此,”总统接着说道,“这些自私而贪婪的鼠人,还要在地球上建造一座超级巨大的摩天城。”

“超级巨大的摩天城?!”树姑娘叫道。

“是的,一座专门供鼠人寻欢作乐的摩天城,一座疯狂挥霍地球资源的摩天城。在这座摩天城里头,所有的房屋都镶满了无数的钻石,甚至连厕所里的马桶也全都是用黄金铸造。在这座摩天城里头,有美丽的大海和森林。在这座摩天城里头,冬天和夏天可以随时变换,鼠人们想要下雪就可以立即下雪,想要出太阳就可以立即出太阳……”

“哗!多么神奇的摩天城啊!”树姑娘不由地赞叹道。

“建造一座这样的摩天城,那该花多少卡车的钱啊?”树妈妈叫道。

“哼!反正他们有的是钱,花不完的钱!”树爸爸答道。

“要是我们也能够住在里头就好了。”树妈妈想入非非。

“只有地球上最富有的鼠人和最漂亮的女人才可以住在这个摩天城里头,”总统神色凝重地说道,“而那些住在摩天城之外的人们可就要遭殃了。”

“为什么呢?”树姑娘问道。

“因为,这座穷奢极欲的摩天城将会使地球资源迅速地灭绝,而且,它还将排放出大量的废物与病毒。摩天城之外的人就会患上种种可怕的疾病,痛不欲生!除非,他们也变成鼠人,富有的鼠人。”

“这就是所谓的发达科技!这就是所谓的优胜劣汰!”树爸爸愤慨地叫道。

“总统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树姑娘着急地问道。

“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尽快把这些鼠人消灭掉!”总统握起了拳头。

“主动出击?!”树姑娘叫道。

“是的,主动出击!而不是一味地躲藏!”

“可是,总统先生,我们该如何主动出击呢?”树爸爸迷茫地问道。这些日子,他和树妈妈为了躲避“尖耳朵”他们的搜捕,一天到晚把自己伪装成一棵树,站在偏僻的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只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悄悄地坐在地上睡一会儿。

“我们应该回到总统府去,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总统答道。

“回到总统府去?!”树爸爸若有所思。

“我们……会不会自投罗网啊?”树妈妈害怕地叫道。

“太妙了!”树爸爸兴奋地拍了一下手掌,“我们就应该回到总统府去,把‘滴溜溜\\’抓起来,一切就好办了!”

“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该怎么办?”树妈妈担心道。

“不会的,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在总统府里头!”树爸爸答道。

“妈妈,您请放心,等‘滴溜溜\\’一现身,我就立即将他变成一条‘人棍\\’!”树姑娘叫道。

总统府里,“尖耳朵”早已经在电脑旁打起了呼噜。

苍茫的夜空下,城市里一片灯火辉煌。多么繁华的城市!多么美丽的城市!

寂静的马路边,有五棵树在不时地悄悄移动着。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树姑娘,跟在后面的依次是总统、总统的保镖和树爸爸、树妈妈。

“……我们最好赶在天亮前到达总统府。”树爸爸一边赶路,一边低声说道。

“要是天亮前到不了呢?”树妈妈问道。

“那就只好等到明天晚上人们睡觉了,再继续前进。”树爸爸答道。

“我们要是躲藏在市中心,很容易被他们发现到的!”树妈妈不安地叫道。

“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树爸爸说道。

“我们会不会走错路了?”过了一会儿,树妈妈又问道。

“不会错的。”树姑娘答道,头上的那棵树正不停地指引着她向前行走。

“嘘!——”树爸爸突然迅速地站住了,其余的人也赶紧纷纷站在路边,一动也不动。

道路前方,一间豪华酒店里正东倒西歪地走出几个人。

很快,那几个人便往树姑娘他们走了过来。他们的汽车刚好就停在树姑娘的旁边。

“再见,胡总!”

“再、再见!”那个被叫着胡总的人答道,他的嘴唇上留着两撇古怪的胡子,树姑娘仔细看了看,大吃一惊——原来他就是“两撇胡子”!

怎么办?他会不会认出我来?要不要先把他变成“人棍”?……

树姑娘的心里正七上八下呢,“两撇胡子”却朝树妈妈东倒西歪地走了过去。随后又在树妈妈面前站住了。接着,又响起了“沙沙沙”的声音。原来,是“两撇胡子”在尿尿!并且,他刚好就尿在树妈妈的身上!一边尿,还一边唧哩咕噜道:“奇怪!这棵树怎么长得像个水桶似的!……”

亲爱的妈妈,您可千万不要乱动啊!站在一旁的树姑娘,这时候心里可紧张啦。

幸好,“两撇胡子”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看来,他是喝得太多了。

过了一会儿,“两撇胡子”他们终于开着各自的汽车走掉了。

树姑娘他们立即继续赶路。

“哈哈,哈哈哈……”树爸爸笑个不停。

“呵呵……”总统也忍不住地笑了。

“可恶!……真倒霉!……”树妈妈一路上不停地唉声叹气,“两撇胡子”竟然把她的裤子都尿湿了。

“不,你真是太幸运了,你是我们当中最幸运的人,哈哈哈……”树爸爸笑得合不拢嘴。

太阳终于出来了。道路上的人群和车辆立即多了起来。脚步匆匆,车轮滚滚。高楼林立,灯红酒绿。这就是繁华的城市,这就是美丽的城市。

总统府里也随之繁忙了起来。人人都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那座巨大的摩天城。

“……什么?!5000艘航空母舰?!建造一座摩天城的费用相当于5000艘航空母舰?!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个漂亮的女秘书惊叫道。

“当然是真的,这还是最保守的数字!”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洋洋得意地说道。

“噢!这绝对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宏伟的工程!”女秘书赞叹道。

“它是现代人类高度文明的结晶!它将创造无数的奇迹!它将永垂不朽!”高胖男人就像是在朗诵诗歌。

“哗!我们的新总统真是太伟大了!”女秘书一脸崇拜地叫道,“……可是,那么宏伟的工程,不知要等多少年才能建造完成呢!”

“一天!只需一天的时间,不可以建造完成!”高胖男人神气地答道。

“什么?!一天?!哈哈哈……”女秘书笑了起来。

“是的,一天,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打赌!要是我输了,我可以赔你一百万元!”高胖男人说道。

“赔我一百万元?!”女秘书不相信地叫道。

“是的,一百万元。不过,你要是赌输了话,你可要陪我……哈哈哈……”高胖男人色迷迷地盯着女秘书高挺的胸部,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当高胖男人和女秘书在办公室里打情骂俏的时候,谁也没有留意到,总统办公厅门外的走廊边上一动不动地站着五棵树。这五棵树分别就是树姑娘、树爸爸、树妈妈、总统和他的保镖。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奔走,他们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总统府。并且,他们还成功地躲过了保安的搜查。

树姑娘他们本想直接埋伏到总统办公厅里头去,可惜他们一直打不开办公厅的大门,最后只好一动不动地站在办公厅门外的走廊边上。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措。不过,除了冒险,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幸好,总统府里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边多了五棵树。直到刚才的那个女秘书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哎哟!……我的裙子!”

原来,女秘书的裙子不小心被树爸爸身上的一根树枝撕裂了一个口子。

“真气人!”女秘书懊恼地看着自己新买的裙子。

“它们的样子真古怪!”有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些树。

“好臭!怎么好像有股尿臊味!”高胖男人也围了过来,他的鼻子刚好凑在树妈妈的身上。

突然,其中的一棵树动了起来,并且快步往总统办公厅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快,‘滴溜溜\\’现出了!”

这棵树便是树姑娘。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正牵引着她迅速地往总统办公厅跑去。

与此同时,其它的四棵树也动了起来,它们紧紧地跟随在树姑娘的身后,一边跑一边伸手扯掉身上的树皮和枝叶。

女秘书他们一下子惊呆了,等他们惊醒过来之后,树姑娘他们已经闯进了总统办公厅。

“滴溜溜”真的在办公厅里头!并且,他就端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

“你、你们想干什么……”“滴溜溜”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树姑娘他们。

“快!抓住他!”总统大步冲向“滴溜溜”。

“不、不许动!”“滴溜溜”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手枪。

“总统小心!”树姑娘迅速地把总统挡在了自己身后。

紧接着,办公厅里响起了“砰!砰砰!”的枪声。

“滴溜溜”开始不停地朝树姑娘他们开枪,不过,所有的子弹都被树姑娘挡住了。

“不要管我们,快把他抓住!”总统朝树姑娘叫道。

树姑娘头上的树叶立即舞动了起来,许多树叶迅速地飞向“滴溜溜”。

可是,当那些树叶刚要飞到“滴溜溜”身上的时候,“滴溜溜”座位上的那张椅子突然出现了一面环形玻璃,把“滴溜溜”严严实实地包围在里头!并且,那张椅子还载着“滴溜溜”在办公厅里灵活地四处跑动!

紧接着,办公厅里突然又冲进来许多景察,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挺机关枪。

“打死他们!快给我打死他们!”“滴溜溜”坐在椅子里咆哮道。

办公厅里立即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树爸爸和总统他们赶紧躲在了办公桌的后面,树姑娘则在前面竭力阻挡着景察们扫射过来的子弹。树叶四处飞舞,许多景察纷纷被树叶击倒在地上。景察们的炮火也越来越猛烈,情势越来越危急。

“怎么办?!”树爸爸在办公桌下焦急地叫道。

“撤退!”总统一摆手。

可是,景察们早已经把整个办公厅全都死死围住了。

“完了,这下我们死定了!……”树妈妈绝望地叫道。

“妈妈,不要害怕!”树姑娘叫道。突然间,她头上的那棵树变得又高又大,一会儿便把树妈妈他们罩在了里头。

办公厅里狂风大作,更多的树叶从树上飞舞了出来,朝景察们飞去。

“快!抓住树干!”树姑娘朝大家叫道。

很快,其余的四个人各自抓住了一根树干。紧接着,伴随着树妈妈他们的一阵惊叫,办公厅里突然发出“轰隆!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

所有的枪声都停止了!

所有的景察都惊呆了!每个人都仰着自己的脑袋,目瞪口呆地望着办公厅的天花板!

景察们惊恐地发现,办公厅头顶上的天花板竟然破了一个大洞!一个好大好大的洞!

随后,他们又惊醒了过来——树姑娘他们不见了!

一眨眼的功夫,树姑娘他们就像一支火箭一样,穿过办公厅的天花板,穿上了高高的天空。

办公厅里一片狼籍。风声停住了,树叶仍然在不停地飘舞。

“追!快给我追!”“滴溜溜”从椅子里跳出来,气急败坏地叫道。

景察们开始又对着天花板上的那个大洞胡乱扫射,树姑娘他们却早飞到不知哪里去了。

树姑娘他们到哪里去了呢?他们怎么样了?

一望无际的天空中,飞驰着一棵大树,大树下面悬挂着五个人,他们就是树姑娘、树爸爸、树妈妈、总统和他的保镖。

“……女儿,快、快放我下来,妈妈不行了……”树妈妈在半空中有气无力地叫道。

“妈妈,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了!”树姑娘叫道。他们正在飞往一座森林,一座没有拔树机的、渺无人烟的森林。只要到了那座森林,他们就可以喝到甘甜的泉水,吃到鲜美的果子,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大觉。

“不,妈妈不行了……快、快放我下来……”树妈妈的双手拼命地抓住头顶上的树干,树妈妈长得太胖了,不一会儿,她的双手就感到又酸又痛,非常非常的难受。

“老婆,您一定要挺住啊!”树爸爸焦急地叫道。

“不!不不!啊呀!——”树妈妈突然发出一阵尖叫,与此同时,整个人迅速地往地面坠落下去。

“妈妈!妈妈!——”树姑娘立即也迅速地往地面坠落下去,于是,天空中又传来了一连串刺耳的尖叫:“啊呀!——救命啊!——”

是树爸爸他们在尖叫。他们没提防到树姑娘会突然往地面坠落下去,并且速度是那么快。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在大街上走着走着,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个大缝!

树爸爸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他紧紧地闭着自己的眼睛。四周却一片寂静。脚底下也不再空荡荡的,似乎还踩着什么东西。树爸爸不自觉地张开了双眼,接着,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叫唤——

“妈妈!爸爸!你们醒醒!快醒醒!……”是树姑娘在叫唤他们!

“女儿!老婆!老婆!你怎么样了?!……”树爸爸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来,他们已经降落到了地面上,并且,全都安然无恙地降落到地面上,包括树妈妈。

是树姑娘救了树妈妈。当树妈妈就要摔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树姑娘及时地抓住了她。

“我、我没事……”树妈妈躺在树姑娘的身边,虚弱地叫道。她的脸色看上去非常的苍白,全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双手完全失去了知觉。

“我们还是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走吧。”总统看了看四周说道。

他们是降落在什么地方呢?一座光凸凸的荒山上!除了一些黄色的泥土和凌乱的石头,其它什么也没有。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棵野草,没有一只小鸟,也没有一丝风。

天气非常的闷热。头顶上的天空灰沉沉的,看不到一丝阳光。

“水,我想、喝水……”树妈妈沙哑着嗓子叫道,她的嘴唇都已经干裂开了。

不仅仅树妈妈,树爸爸他们也都很想喝水。

可是,整座荒山上找不到半滴水。

没有水,他们就会被活活渴死在这里。情势非常的危急。

“那里好像有房屋!”树爸爸突然指着山下叫道。

“真的!那里真的有房屋!”总统保镖兴奋地叫道。

他们开始往山下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几间房屋跟前。

“这些水真难喝!”树妈妈皱着眉头道。碗里的水黄黄的,还很混浊。不过,她还是大口大口地喝着,她实在是太渴了。

“……妈妈,我也要去摩天城!”房屋里,一个小男孩坐在电视机前大声地叫道。电视机屏幕上,有个记者正握着个话筒,兴高采烈地播报着新闻。

“是那个女记者!”树妈妈叫道。

“没错,正是她!”树爸爸答道。

“看!‘滴溜溜\\’!”树姑娘叫道。

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

“滴溜溜”正在接受那位女记者的采访。在他们的身后,矗立着一座巨大无比、金碧辉煌的半圆形建筑。

半圆形建筑的上方凸起一根巨大的烟囱,那根烟囱起码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摩天城?!”树妈妈指着电视机惊叫道。

“……没错,这就是我们地球上最伟大的奇迹,摩天城!”“滴溜溜”在电视里得意洋洋地叫道。

接着,电视里的画面开始不停地变远,那个半圆形建筑和那根烟囱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小。树姑娘他们这时才发现,原来那个半圆形建筑只是整个摩天城的一部份。

“老鼠?!大老鼠!”树爸爸指着屏幕叫道。屏幕里头,辽阔的天空底下,横躺着一只巨大无比、金碧辉煌的大老鼠。

这只大老鼠比地球上任何建筑都要巨大。此时此刻,大老鼠的尾巴——那根起码有一个足球场大的烟囱,正源源不断地向天空排放出滚滚的浓烟。

接着,电视里的画面又开始不停地变近。电视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老鼠嘴巴,一大群人正兴高采烈地往老鼠嘴巴里走去。

“……天啊!这么宏伟的摩天城,居然一天时间就造出来了,真是太不可思议、太伟大了!”人群中,总统府里的那个漂亮的女秘书在镜头前大声地叫道。

“漂亮的女士们,勇敢的男士们,快来摩天城寻找你们的快乐与幸福吧!”总统府里的那个高胖男人搂着女秘书的腰肢叫道。

“妈妈,我也要去摩天城!我也要去摩天城!”房屋里的那个小男孩羡慕地叫道。

“……聪明、勤劳、勇敢的人们,摩天城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敞开着!……”“滴溜溜”在电视机里说个不停。

电视机前,树姑娘他们早已经东倒西歪在地上,呼呼大睡。这些日子,大家实在太累了。过了不久,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又悄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溜到屋外去。这个人就是总统的保镖。

很快,总统的保镖又悄悄地回到了树姑娘他们的身边,若无其事地继续睡觉。屋外,一只大老鼠正迅速地向远方奔去。

6.

过了一会儿,天空中由远而近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轰鸣声越来越大。

“不好!”树姑娘第一个从地上跳了起来,“醒醒!大家快醒醒!”

其他的人纷纷醒了过来,迅速往屋外跑去。

“不许动!你们被包围了!”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十几架直升飞机。“尖耳朵”在其中的一架直升飞机里头拿着个喇叭大声地叫道。

紧接着,天空中又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声,密密麻麻的炮弹铺天盖地而来!

所有的房屋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快!到我这里来!”树姑娘一边抵挡着炮弹,一边朝大家招手。她头上的那棵树正迅速地变大,无数的树叶“呼呼呼”地朝那些直升飞机飞去。

不料,树爸爸他们刚跑到树姑娘身边,天空中突然又迅速地飞来十几个巨大的钢丝网!

“不好!”树姑娘立即飞到一边去。树爸爸他们没来得及抓住树干,就被其中的一个钢丝网给罩住了。

“爸爸!妈妈!”树姑娘赶紧回来搭救,那些钢丝网又一齐把她团团围住。

“哈哈,这下看你往哪里逃!”“尖耳朵”在直升飞机里狞笑道。

树姑娘开始不停地在那些钢丝网之间飞来飞去,可是,那些钢丝网从四面八方牢牢地把她给包围住了,树姑娘怎么也飞不出去。

包围圈越围越小。终于,一个钢丝网猛地张开它的大嘴巴,一口把树姑娘罩住了。

“女儿!我的女儿!”树妈妈惊叫道。

“妈妈,别怕!”树姑娘在钢丝网里镇定地叫道。

罩住树姑娘的那个钢丝网开始越缩越小,越缩越小。

“快!把他们统统抓回去!”“尖耳朵”在直升飞机里一挥手。

所有的直升飞机开始返航。半空中,其中两架直升飞机的下面,悬挂着两个钢丝网,一个装着树姑娘,一个装着树爸爸和总统他们。

突然,悬挂着树姑娘的那架直升飞机剧烈地晃动了起来,紧接着,又在天空中发疯似地乱飞乱窜!

“怎么回事?!”“尖耳朵”在驾驶室里叫道。

“不好!我们失去控制啦!……”

原来,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突然间变得越来越大,把钢丝网撑得“咯吱咯吱”作响。不但如此,它还拽住那架直升飞机,在半空中来回地晃动着。

突然,那架直升飞机迅速地撞向另外一架直升飞机,天空中顿时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导弹!快发射导弹!”“尖耳朵”在直升飞机里惊恐地叫道。

无数颗导弹立即“嗖嗖嗖——”地往树姑娘身上飞去!

树姑娘在空中东躲西藏。导弹越来越密集!她想要去救树爸爸和总统他们,可是,那些导弹牢牢地把她给阻挡住了。有许多导弹至打到了树姑娘的头顶上,许多树枝和树叶纷纷往下掉。

“女儿!快跑!快跑!……”树妈妈和树爸爸连声叫道。

“爸爸!妈妈!……”树姑娘在空中大声地叫道。紧接着,她又冲出了导弹的包围圈,拖着那个被导弹炸得破烂不堪的钢丝网,迅速地往远方飞去了。

第二天早上,所有的电视都在报道着总统被逮捕的新闻。

“……他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连同他的支持者!不过,我们善良的新总统最终决定将他们变成一桶桶的石油!让他们死后能够对我们人类有所贡献,从而抵消他们所犯下的罪过。几分钟后,他们就会在摩天城里变成石油!这台就是新总统刚刚发明成功的变油机……”电视里,那个女记者拿着个话筒,在摩天城里眉飞色舞地作现场报道。

“……这是他们罪有应得!对待犯人就应该冷酷无情!能够把他们变废为宝,并且还是变成我们地球上最宝贵的石油,这是我们人类最伟大的进步!”摩天城里,一个鼠人接受女记者的采访时,这么评论道。

“我希望能够买到一桶他们变成的石油,即使是花一百万元也在所不惜!哈哈哈……”一个坐在一辆高档跑车里的鼠人高声笑道。

“但愿可以把世界上所有的死刑犯都变成石油!”另一个鼠人在沙滩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对着镜头说道。

“从此以后,所有的猪啊、牛啊、羊啊,不但可以宰来吃掉,而且都可以用来变成石油!噢!这实在是太美妙了!”一个比树妈妈还要矮、还要胖的女人兴奋地叫道。

“大家快看啊,我们人类最伟大的新总统已经莅临现场!”那个女记者在电视里欢呼雀跃道。

摩天城里头,阵阵悠扬的音乐声中,“滴溜溜”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一台巨大的机器跟前,这台巨大的机器就是变油机。变油机的四周,围观着无数的鼠人,他们全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鼠人。这些鼠人一看到“滴溜溜”,就不约而同地热烈鼓掌。“滴溜溜”满面春风地向四周的鼠人挥挥手,接着,坐在离那台变油机最近的一个座位上坐下来。

音乐声停止了。变油机四周一片寂静。

“把他们押上来!”“滴溜溜”大手一挥。

“是!把他们统统押上来!”“尖耳朵”朝他的手下叫道。

很快,总统、总统的家人、树爸爸、树妈妈,还有小村庄里的那个小女孩以及她的家人和邻居,一起被押到了变油机的面前。

“激动人心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了!”那个女记者在电视里尖叫道。

“开始变石油!”“滴溜溜”郑重宣布道。

“开始变石油!”“尖耳朵”向他的手下传令。

“走!快走!”景察们推着总统和树爸爸他们往变油机走去,他们的双手都戴着手铐,脚上拖着沉重的脚镣。

“总统,请您亲自摁下按钮。”“尖耳朵”把一个遥控器毕恭毕敬地递到“滴溜溜”的手中。现在,“滴溜溜”只要按一下手里的那个遥控器,总统和树爸爸他们就会立即都被送进那台变油机里头,变成一桶桶的石油。

“变石油!变石油!……”变油机四周的鼠人开始齐声吆喝道。

“滴溜溜”从座位站了起来,高高举起他的右手,得意洋洋地向四周的鼠人们展示着他手里的遥控器,随后,嘴里大声喊道:“一!”

四周的鼠人们也异口同声地喊道:“一!”

“二!”

“二!”

“三……”当“滴溜溜”刚刚喊出“三”的时候,他手里的那个遥控器突然不见了!

“三!”四周的鼠人们继续喊道。可是,令他们无比失望的是,总统和树爸爸他们并没有变成石油,他们仍然好好地站在变油机前!

“咦!我的遥控器呢!”“滴溜溜”叫道。

“总统,我刚才不是给您了吗?”“尖耳朵”答道。

“它怎么突然不见了?!”“滴溜溜”奇怪道。

“该不是掉在什么地方了?!”“尖耳朵”开始在地上找起来,其他的景察也跟着四处乱找。

“哎哟!——”“滴溜溜”突然捂着自己的左脸,怒喝道:“谁打我耳光?!”

“没人打您啊!”“尖耳朵”吃惊地看着“滴溜溜”,这时候谁也打不着“滴溜溜”,可是,他刚才确实很清晰地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哎哟!——”“滴溜溜”的脸上突然又是“啪”的一声,“滴溜溜”不由地又捂着自己的右脸,惊恐地叫道:“谁、谁打我耳光?!”

“哈哈哈……”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是、是树妖在笑!是那个树妖打我!”“滴溜溜”惊叫道。

“快!快过来保卫总统!”“尖耳朵”迅速站在总统身边,紧张地朝景察们吆喝道。其实,他心里更想的是景察们过来保卫他。

所有的景察,包括看押总统和树爸爸他们的景察,一下子全都围在了“滴溜溜”的四周。

他们可真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景察!

“不好!犯人不见了!”“尖耳朵”突然惊叫道。

不知什么时候,总统和树爸爸他们一齐都消失了!

紧接着,又传来了“轰隆”的一声巨响,那台变油机突然炸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现场立即一片大乱,所有的鼠人纷纷四散逃开。

“哈哈哈……”空中又响起了那阵清脆的笑声。没错,这笑声确实是树姑娘发出来。

“哈哈哈……”空中接着又响起了总统和树爸爸他们的笑声。是树姑娘刚刚把他们救走的。

树姑娘是怎么救走他们的呢?树姑娘和他们现在又藏身在什么地方?

树姑娘是开着一个“树脂船”把总统和树爸爸他们救走的。并且,他们现在就舒舒服服地坐在“树脂船”里头。

“树脂船”是什么东西?它的外表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肥皂泡!这个巨大的肥皂泡跟空气一样透明,所以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它。

并且,这种外表就像肥皂泡一样轻薄的“树脂船”还非常的牢固,起码比宇宙飞船都要牢固几百倍!

并且,这种“树脂船”还能够根据你的想法随心所欲地飞行。你想飞多快,它就可以飞多快。你想飞到哪里,它就可以飞到哪里。你只需用头脑想,你的手脚完全不用动,它就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飞行。

并且,这种“树脂船”里头还非常的舒适。虽然的外表它就像一个肥皂泡,可是你在里边会感到很平坦。这就像地球虽然是个球,你脚下的地面却很平坦一样。

现在,“树脂船”里的每个人都在津津有味地吃着一个红果子。这些红果子是树姑娘在一座森林里采摘的,它们看起来很普通,可是,大家只吃了几口,就立即觉得精神抖擞,浑身是劲。

“……我的女儿,你是怎么把它发明出来的?既不用石油,又不用发动机,居然可以飞得这么快!”树爸爸在“树脂船”里头好奇地张望着,其他的人也不停地这摸摸,那瞧瞧。

“先将一些树脂调配成一杯液体,再把它像吹肥皂泡一样吹出来,就可以了。”树姑娘一边注视着前方,一边微笑着答道。

“就像吹肥皂泡一样——就可以了?!”树妈妈真想也去吹一个。

“多亏了‘滴溜溜\\’,不然我们一辈子都坐不到这么神奇的‘树脂船\\’!”树爸爸笑道。

“这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飞船!小姑娘,你可真不简单啊!”总统称赞道。

“其实,这个‘树脂船\\’也是森林里的树孩子们发明出来的……”树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些树木蕴藏着这么大的潜力!我们人类真是太无知了,太自以为是了!”总统感叹道。

很快,树脂船就载着树姑娘他们来到了一片渺无人烟的原始森林。

“太好了!这下我们再也不用害怕‘滴溜溜\\’了!”树妈妈手舞足蹈地走下“树脂船”。

“别高兴得太早,过不了多久,他们的拔树机和直升飞机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树爸爸叫道。

“怎么会呢?这里这么隐蔽!我们躲在这里,他们根本就找不到!”树妈妈看着森林里郁郁葱葱的树木叫道。

“别忘了他们有先进的军事卫星!”树爸爸指了指天空,“在我们的头顶上,有无数颗卫星在无时无刻地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你洗澡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可恶的卫星!”树妈妈骂道。

“妈妈,不用怕!”树姑娘安慰道。

“可是,那些卫星实在太可怕了!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被他们发现到呢!”树妈妈叫道。

“所以,我们必须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总统若有所思。

“总统放心,他们没那么快发现到我们的。他们可以侦探我们,我们可以反过来侦探他们。”树姑娘说道。

“反过来侦探他们?!”总统不解地问道。

“是的,到时候,他们的直升飞机还没有飞到我们这里,我们早就坐上‘树脂船\\’离开了。”树姑娘答道。

“可是,如何才能侦探到他们呢?”总统问道。

“这容易得很!”树姑娘蹦蹦跳跳地来到一棵大树跟前,指着一片巨大的树叶叫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大家不由地顺着树姑娘手指的方向看去。可是,除了那片巨大的树叶,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再仔细看看!”树姑娘叫道。

“树叶里好像有许多人!”树爸爸首先叫道。

“似乎还有房子!还有汽车!”另外的人也叫了起来。

“天啊,那是他们的摩天城!”树妈妈叫道。

“‘滴溜溜\\’!快看,那个是‘滴溜溜\\’!”树爸爸大声地叫道。

“女记者!还有那个女记者!”树妈妈接着叫道。

树叶里又传来了清晰的声音:

“发现他们逃跑去哪里了吗?”‘滴溜溜\\’在摩天城的新总统府里问道。

“报告总统,还没发现到。不过,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特种部队,正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布控我们最新发明出来的灰灰网!有了这种灰灰网,树妖他们即使化成了空气,也照样可以网住他们!”“尖耳朵”站在“滴溜溜”跟前摇头晃脑地叫道。

“无论如何,这下都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滴溜溜”咬牙切齿。

“是,总统!”“尖耳朵”把胸脯一挺,大声地答道。

“太可怕了!即使化成了空气,都可以把我们给网住!”树妈妈恐惧地叫道。

“他们真的能够发明出这么厉害的灰灰网吗?”树爸爸不相信地叫道。

“极有可能,就像他们一天时间就造出摩天城一样。”总统说道。

大家正议论纷纷,树叶里又传来了一阵兴奋的声音:“……尊敬的总统先生,据科学家们宣称,我们人类已经成功发明了一种神奇的‘巨食丸\\’,请问这是真的吗?”是那个女记者正在摩天城的新总统府采访“滴溜溜”。

“千真万确!这种‘巨食丸\\’就是从老鼠的体内提练出来的。大家可能不知道,老鼠起码要比人类早几千万年出现在地球上,它们的生命力和智商远远要超过人类……我们人类服用了这种‘巨食丸\\’之后,食量将会变得非常的巨大!起码一餐可以吃掉一整条大鲸鱼!而且,人们即使吃了一万条大鲸鱼下去,肚子也不会饱,还不会肥胖……”“滴溜溜”眉飞色舞地答道。

“是吗?还不会肥胖?!天啊,这太神奇了!”女记者尖叫道。

“凡是服用了‘巨食丸\\’的人们,都将充分享受到吃的乐趣。不但大鲸鱼,地球上任何的东西都可以吃到肚子里。石头、海水、煤炭、石油、黄金,一切的一切,当你服用了‘巨食丸\\’之后,你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而且,你还可以一天到晚不停地吃下去。你会发现,我们的人生是如此的快乐!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幸福!”

“噢!这是多么伟大的发明啊!”女记者赞叹道,接着又一脸地谄笑道,“尊敬的总统先生,这种‘巨食丸\\’肯定非常、非常的昂贵吧?我能否试一颗看看呢?”

“当然可以!”“滴溜溜”得意洋洋地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凡是有幸居住在摩天城里的聪明、勇敢、勤劳的男人们和像你一样美丽的女人们,都可以享用到我们的‘巨食丸\\’!”

“谢谢总统!天啊,我真是太荣幸了!”女记者笑逐颜开地接过那颗白色的药丸,一仰脖子,把它吞到肚子里去了。

“这个女记者真恶心!”树妈妈忍不住地骂道。

“他们会把我们整个地球都吃光的!”树爸爸叫道。

“看!那个女记者的屁股!”树姑娘指着叶干叫道。

“我的妈呀!”伴随着一声尖叫,那个女记者突然从地上跳起来,“我的屁股怎么、怎么会长出一根尾巴?!”

“哈哈哈……”树爸爸他们看见了女记者惊惶失措的样子,忍不住一阵大笑。

“哈哈哈……”“滴溜溜”也在树干里笑了起来,“恭喜你,你终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鼠人了。”

“可是,总统先生,这根、这根尾巴实在、实在是太、太……”女记者结结巴巴地叫道。

“不用担心,看,我也有一根跟你一样的尾巴!”“滴溜溜”说着,突然从他的腰上解下来一根东西——正是一根尾巴!一根又粗又长的老鼠尾巴!

“这根尾巴就是我们鼠人的标志与骄傲!尾巴越粗越长,就说明你的生命力越强大。拥有一根这样的尾巴,你起码可以多活二十年!”“滴溜溜”继续说道。

“什么?!多活二十年?!”女记者又惊又喜地叫道。

“是的,多活二十年,这意味着你可以在地球上多吃二十年。吃,不停地吃,直到把整个地球以及地球上所有的物种都吃光为止,这也正是我们鼠人共同的目标与梦想!”

“可、可是,假如没有了地球,我们人、人类到时候该怎么办?!”女记者又结巴了起来。

“不!不是我们人类,而是他们人类,他们人类到时候将会永远地消失!而我们鼠人,我们这些吸尽地球上所有能量的鼠人,将会飞往其它的星球,继续不停地吃,吃吃吃,直到我们把整个宇宙都吃光为止……”“滴溜溜”挥舞着拳头叫道。

“总统先生,我们该怎么办?”树姑娘焦急地把脸转向总统。

“我们应该尽快赶到摩天城,趁他们还没有把地球吃光,把他们都消灭掉!”总统双眼注视着远方。

“总统先生,我们打不过他们的,他们太强大了!”树妈妈不安地叫道。

“他们确实很强大,但是,面对强大的敌人,只有勇敢地跟他们战斗,我们才有可能也强大起来。”总统答道。

“对!战斗!只要去勇敢地战斗,顽强地战斗,我们最终一定可以打败那些邪恶的鼠人!”树爸爸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不,亲爱的,我们应该一直呆在这里,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别再去管它什么摩天城了!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了!”树妈妈叫道。

“要是这样子的话,我们跟那些自私的鼠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树爸爸反问道。

“自私有什么不好呢?!自私才不会被关在牢房里!自私才不会被人拿着枪追来追去!况且,这个世界上谁不自私呢?谁不贪婪呢?谁不希望自己可以多活二十年呢?谁会在乎地球什么时候被吃光呢?”树妈妈连声叫道。

“既使我们一直呆在这里,他们迟早也会发现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只有束手待毙了!”树爸爸叫道。

“我们可以继续发明更好的武器来保护自己啊,我的女儿,你说是不是?”树妈妈抓住树姑娘的手问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向他们投降。”

“哼!跟那些鼠人投降!亏你说得出来!”树爸爸冷笑道。

“妈妈,爸爸说得对,我们不应该像那些自私的鼠人一样,我们一定都要阻止他们再杀害树孩子们……”树姑娘伸出手来,搂住树妈妈轻声说道。

“女儿!我的女儿!妈妈就知道,就知道你会这么做的……”树妈妈突然难过地哭了起来。

“妈妈,不用害怕,您和爸爸一起留在森林里,我很快就会回来跟你们团聚……”

“女儿,爸爸跟你一起去!”树爸爸在一旁叫道。

“妈妈也跟你一起去!”树妈妈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妈妈……”

“我的女儿,无论如何,我们全家人都要在一起!……”

很快,树姑娘他们便驾驶着树脂船来到了G市。

离开G市才没多少天,树姑娘他们就几乎认不出它来了。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汽车和道路都起码比原来多了一倍!更不可思议的是,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的鼻孔里都插着两根管子!

“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人?!”树妈妈惊讶地发现,城市里每一个商场的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树姑娘不由地开着树脂船飞进了一个商场。

“新鲜的空气包,每包一万元……”树妈妈读着货架上的一个广告牌上的文字,“天啊,他们竟然在抢购空气!”

“新一代的降温膏,最新发明成功的降温膏,每瓶八千元,涂抹在身上,可以有效防止体温过高……”另一个货架上的一台电视正不停地播放着广告。

“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抢购这些东西?”树爸爸叫道。

“这是由于城市里的空气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城市里的气温也日益升高,人们自然就变得非常需要空气包和降温膏这些东西了。”总统答道。

“城市里的空气和气温怎么会变得这么差呢?!”树姑娘疑惑道。

“这都是因为鼠人们的那座摩天城,”总统解释道,“这座摩天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空调,不断地向四周排放出大量的废气与热量。与此同时,那些聪明的鼠人又发明出昂贵的空气包和降温膏。只要城市里的空气变得越差、气温变得越高,鼠人们的空气包和降温膏就会越好卖,他们赚到的钱也就会越多,当然也就可以吃到更多的‘巨食丸\\’了。”

“这些可恶的奸商!这些可恶的鼠人!”树妈妈骂道。

不一会儿,树姑娘他们又飞出了商场,继续向摩天城飞去。

“看,我们的学校!”树姑娘指着一片楼房,激动地叫道。

“……好好学习,长大了之后成为一名鼠人,然后到摩天城里去实现你们伟大的理想。摩天城里应有尽有,并且一切都是免费的,包括新鲜的空气……”一个老师正在教室里给同学们讲课。他们每个人的鼻孔里也都插着两根管子。

很快,树姑娘他们又驾驶着树脂船来到了摩天城。

摩天城上空,那根巨大的烟囱正排放出滚滚的浓烟。

“先堵上它的大烟囱!”树姑娘叫道。

“对!先堵上它的大烟囱!”总统和树爸爸他们齐声叫道。

树脂船迅速地往那根大烟囱飞去。树姑娘头上的那些树叶随即一齐“哗啦啦”地飘舞了起来!

不料,那根大烟囱突然像长了眼睛似的,一下子将它的大窟窿对准了树脂船!紧接着,又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一团巨大的浓烟迅速地朝树姑娘他们喷射过来!

“不好!”树姑娘大叫一声,整个树脂船立即飞到一边去了。

“奇怪,它怎么会发现到我们?!”树爸爸叫道。

“快!快闪开!”随着树妈妈的一声惊叫,那根大烟囱又将它的大窟窿对准了树脂船,“砰!”,转眼间,又一团巨大的浓烟迅速地喷射了过来。树姑娘赶紧驾驶着树脂船又飞到了另一边。

“砰砰!砰砰砰!……”大烟囱追着树脂船不停地转来转去,一团团巨大的浓烟不断地从它的大窟窿里喷涌而出。整个摩天城上空顿时一片漆黑。

“糟糕!我们的树脂船被那些浓烟污染得不透明了!”树姑娘叫道。

“我们该怎么办?”树妈妈紧张地叫道。

“哈哈哈……树妖,这下看你怎么逃得出我的灰灰网!”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狂笑。

“是‘滴溜溜\\’!”树妈妈惊恐地叫道。

没错,正是“滴溜溜”!他正坐在一架直升飞机里头。不知什么,摩天城的上空,树脂船的四周出现了成千上万架的直升飞机!这些直升飞机的模样可怕极了,它们就像一只只龇牙咧嘴的大老鼠!

“开炮!给我开炮!”“滴溜溜”在直升飞机里凶神恶煞地叫道。

顿时,天地间传来了无数个“轰隆隆!”的巨响!成千上万只大老鼠的嘴巴一齐朝着树脂船喷射出一团团巨大的黑烟!这些黑烟比大烟囱里排放出来的浓烟还要浓!还要黑!

并且,这些黑烟还粘粘的,就像石油一样,随后它们又变得硬硬的,就像煤炭一样,一层又一层地把树脂船包围住!

接着,整个树脂船又开始不停地往下掉!终于,它掉到了摩天城前面的一块空地上!

“给我开炮!不停地开炮!”“滴溜溜”挥舞着他的拳头。

成千上万只大老鼠的嘴巴继续不停地朝着地上的树脂船喷射出一团团的黑烟!

最后,整个树脂船被那些黑烟喷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铁球!

“哈哈哈……树妖,这下你死定了!”“滴溜溜”看着地上的那个大铁球狂笑不止。

“女儿,我的女儿,你在哪里?你没事吧?……”漆黑的大铁球里头,树妈妈惊慌地叫道。

“妈妈,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我好好的……”树姑娘一边回答着妈妈,一边在树脂船里头拼命地抵抗着。

此时此刻,整个树脂船正在不断地被外面的大铁球挤压得越来越小,树姑娘和她头上的那棵树必须拼命地抵住大铁球的挤压,否则,树脂船里所有的人就全都会被压扁、压碎、压死。

“恭喜总统,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敢跟您作对了!……”摩天城里,一片歌舞升平,“滴溜溜”正端坐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宝座上接受“尖耳朵”和“两撇胡子”他们的祝贺。

“恭喜总统,我们的变油机也修好了!现在,我们又可以把那些猪啊狗啊羊啊变成一桶桶的石油啦!……”

“恭喜总统,您终于顺利地当选为新一任总统!您就是我们永远的总统!而且,您还将会成为地球上最伟大的总统!”

“不!我不仅要成为地球上最伟大的总统,我还要成为整个宇宙中最伟大的总统!”“滴溜溜”得意忘形地叫道。

“滴总统万岁!伟大的滴总统万万岁!”“尖耳朵”、“两撇胡子”和四周的鼠人齐声叫道。

“鼠人万岁!伟大的鼠人万岁!”“滴溜溜”跟着笑眯眯地叫道。

“总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处置他们?”“两撇胡子”指了指监控电脑里的那个大铁球问道。那个大铁球已经被运到了摩天城里头,无数的鼠人正围在大铁球的四周载歌载舞。

“总统,我建议立即把他们统统变成石油!”“尖耳朵”恶狠狠地叫道。

“蠢货!”“滴溜溜”两眼一瞪,“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可以把它变成石油呢?!我要把他们一口吃到我的肚里去!”

“一口吃到肚里去?!”“两撇胡子”和“尖耳朵”齐声叫道。

“是的,一口吃到肚里去!就那么一口!”“滴溜溜”眦牙咧嘴道,“并且,我要在明天早上,在我宣誓就任总统的那一刻,当着全世界所有人的面,一口把他们吃到我的肚里去!我要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我的厉害!”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地球上一片灯火通明。一大堆一大堆的煤炭正源源不断地运往发电厂。可是,在地球的上空,却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既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星,只有黑烟,滚滚的黑烟,无边无际的黑烟。

而这时候的大铁球里头,比黑暗的夜晚还要黑暗!

黑暗中有人在小声地哭泣。

是树妈妈在哭泣。

“别哭了,别哭了……”树爸爸轻声劝道。

“我们……很快就会死在这里的……”树妈妈哽咽道。

“每个人迟早都会死去,我们是为了保卫这个美丽的星球而死,死而无憾。”树爸爸安慰道。

“可是,我们最终失败了……”树妈妈难过地叫道。

“不,我们没有失败,因为我们是正义的,正义,是永远不会被打败的!”黑暗中,总统的那双眼睛依然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可是,我实在不想自己这么快就死掉……”树妈妈更伤心了。

“我们不会死的,我们的精神将传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的生命将永远延续下去!”总统话刚说完,大铁球里突然闪现出一点亮光!

接着是两点!三点!……无数点!

“星星!好多的星星!”树爸爸惊奇地指着树姑娘头上的那棵树。

大铁球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由地抬头张望着,于是,大家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密密麻麻的树叶中间,闪烁着一颗又一颗璀璨的星星,在那些星星的下面,树姑娘正笑盈盈地看着大家。

“我的女儿,你怎么样了?”树妈妈朝树姑娘问道。

树姑娘没有说话,仍然那么笑盈盈地看着大家。黑暗中,树姑娘一直顽强地站立在大家的中间,默默地抵抗着大铁球的挤压。

“女儿?!我的女儿?!”树妈妈不安地把手指伸到树姑娘的鼻子跟前,幸好,还有呼吸!树姑娘却仍然没有说话,仍然那么笑盈盈地看着大家。

“她可能睡着了,不用担心,明天她一定会没事的……”树爸爸安慰道。

第二天终于到来了。

摩天城的那根大烟囱突然向天空中发射出一团又一团的“蘑菇云”,每一团“蘑菇云”的威力都起码相当于100颗原子弹!

当摩天城的那根大烟囱发射了七七四十九团“蘑菇云”的时候,“滴溜溜” 神气活现地来到了大铁球的跟前。

此时此刻,大铁球的四周一片人山人海。全世界所有的电视机、所有的频道都在直播着“滴溜溜”在摩天城宣誓就任总统的画面:“……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带领全世界的鼠人一起不停地吃,吃吃吃,直到把整个地球上所有其它的物种都吃光为止。并且,我还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带领全世界的鼠人一起前往其它的星球,继续不停地吃,吃吃吃,直到我们吃光整个宇宙为止!”

“伟大的总统万岁!伟大的鼠人万岁!……”电视机里,大铁球四周的鼠人们一片欢呼。

“现在,有请我们地球上最伟大的总统,现场表演一口吃掉大铁球!”“两撇胡子”大声地宣布道。

紧接着,电视机里,大铁球四周的鼠人们又是一片呐喊:“吃大铁球!吃大铁球!一口吃掉大铁球!……”

“滴溜溜” 趾高气扬地朝四周的鼠人们一挥手,大铁球四周随即一片寂静!

摩天城里所有的鼠人们、全世界所有的人们,全都目不转睛地期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的到来。

“滴溜溜”开始从腰间解下了他的皮带,也即他的那根又粗又长的老鼠尾巴。

接着,“滴溜溜”把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突然间,“滴溜溜”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在老鼠!这只大老鼠刚好就趴在大铁球的跟前,张着它的大大的嘴巴。

随后,这只大老鼠的大嘴巴里竟然朝大铁球吐出一团团的浓烟!很快,一团团的浓烟把整个大铁球都笼罩住了。

突然,整个大铁球飘离了地面——连着那一团团的浓烟,越飘越高,一直飘到了大老鼠的头顶上!

接着,整个大铁球又缓缓地降落,降落,一直降落到大老鼠张开的大嘴巴上。

大老鼠的大嘴巴咧得更开、更大了。

大铁球正一点点地往大嘴巴里头移动,移动……

“它被吃进去了!天啊!它被完全地吃进去了!……”摩天城里,所有的鼠人们全都惊叫了起来。

现在,整个大铁球已经滑落到大老鼠的喉咙里,转眼间,大老鼠的脖子变得那么大!那么圆!

很快,摩天城里又响起了一阵更猛烈的叫声:“看!大家快看!它已经被吃到肚子里去了!它真的被吃到肚子里去了!太神奇了!我们的总统太神奇、太伟大了!……”

摩天城里,所有的鼠人们开始尽情地欢呼着,使劲地拍打着手掌,用力地跺着双脚,许多鼠人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接着,摩天城的那根大烟囱又开始向天空中发射出一团又一团的“蘑菇云”。 每发射出一团“蘑菇云”,摩天城里的鼠人们就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呐喊:“吃光地球!吃光宇宙!”

“我想……我马上……就要死掉了……”大铁球里头,树妈妈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大铁球里头的空气正在迅速地变稀薄,树姑娘头上的那些星光也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暗。紧接着,大铁球里头所有的星光一齐都消失了。大铁球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无边的黑暗,沉重的黑暗,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的黑暗。

黑暗中,有人在轻声地歌唱。是树姑娘在歌唱!多么动听的歌唱!——

树姑娘,树姑娘,我是快乐的树姑娘!

树姑娘,树姑娘,我是美丽的树姑娘!

黑暗中,总统、树爸爸和树妈妈他们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歌唱了起来!——

树姑娘,树姑娘,

我是顽强不屈的树姑娘,

我是勇往直前的树姑娘,

……

大铁球外面,摩天城的那根大烟囱继续发射出一团又一团的“蘑菇云”。“蘑菇云”的威力一个比一个大!鼠人们的呐喊声一阵比一比响亮!

大铁球里头,树姑娘他们的歌声也越来越嘹亮!嘹亮的歌声开始穿过大铁球!穿过大老鼠的肚子!穿过摩天城!穿过那一团团的“蘑菇云”!穿过那笼罩在天地间的无边的黑暗!

突然,黑暗中,爆发出一连串震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轰隆隆!轰隆隆!……”

顷刻间,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歌声停止了。

呐喊声消失了。

大铁球炸裂成了无数碎片!大老鼠血肉横飞!

整个摩天城灰飞烟灭!

全世界一片天翻地覆!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媚的阳光又重新照耀着大地!

美丽的树脂船又升上了辽阔的天空!

树脂船下面,是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森林里,蝴蝶在草丛间翩翩起舞,鸟儿们在枝叶间自由自在地歌唱。

本文为作者:张唳君原创,授权童话网()发布,如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童话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需经本人同意!


香港保险 http://m.xgbxbst.com/
济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