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你或许进错房间了

2020-05-21 20:37:48 来源:晟晟网

苏满湘在厨房忙碌,做菜,盛在盘中,端出了厨房,放在客厅的餐桌上。她放满了一桌菜,开了酒瓶的盖子,将瓶中的白酒斟满两盅。她招待丈夫郭大伟的一门亲戚唐凯,关系隔的有点远,他是丈夫郭大伟的表姐夫的侄子。参军三年,他复员了。去广州投奔在那立业多年的亲舅,路过此处。他带着见面礼物登门拜访,见面就亲热的叫郭大伟表舅,叫苏满湘表舅妈。既然是沾亲,又客气的带着见面礼物,苏满湘不好意思只是茶水招待他。反正自己已经退休在家,时间空闲,她就在厨房里忙碌了两个小时。做菜,斟酒,招待沾亲的唐凯。

三个人围坐在桌边,一边吃喝着,一边聊天。唐凯说起来在来途的路上,乘坐着的动车上,同一排座位中间隔着走道,一个富态的女人,跪在座位上。她的脸上画着浓妆,笑起来,脸上的皮肤就挤出了褶皱。她正看着后排座位靠窗位置坐着的一个老头。他头发全白,留着山羊胡子,拖在下巴约莫十公分长度。他看着女人的脸,转着眼睛珠子,说了一番话。车厢内没别人说话,唐凯又距离近,老头说的话,大半的内容他都听见了。老头是在给富态的女人相面,唐凯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也想让老头给他相面。他凑到了近前说:“大爷,你也给我相个面吧。”

富态的女人瞪了他一眼,生气的坐回座椅上。唐凯无视富态的女人生气,他脖子伸长,凑的更近老头了。老头看着他的脸,眼睛珠子转着,不说话。看了一会后,他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阳寿将尽。”四个字慢慢的说出口,唐凯听的清楚,也明白意思。就是说,他快死了。“大爷,你开玩笑的吧?!认真点说!”老头不说话了,转过脸去看向了车窗外。唐凯忍不住的骂了起来:“你是咒我死呢,我看你才是快死了。”

叙述到这里,唐凯仰头,一口饮尽斟满的酒盅。酒红人面,他情绪激动,还红了眼睛,咬牙切齿的咒骂那个相面的老头。苏满湘看着心里不舒服。她略皱了一下眉头,堆着笑劝说唐凯:“时间不早了,回酒店休息吧,别耽误了明天的行程安排。”她在桌子下面踢了丈夫郭大伟的脚,他领会了,也跟着劝说唐凯:“是啊,侄子,早点回酒店休息。”

唐凯看郭大伟夫妻站起来送客了,他也没醉到不识趣的地步。“好。”他答应着,站起来,身体晃了一下。他的头有点晕乎乎的感觉,推开郭大伟伸出来的双手,笑着说:“没事,我没醉,不用扶。”他走在前面,出了屋。郭大伟夫妻看他走路摇摇晃晃的,不放心,一起送出了屋后。又客气的送他回到就在附近不远处的酒店,陪同着他,走进了酒店的大堂。苏满湘坐在大堂供应给顾客坐着等时间的沙发上,低头看手机,浏览最新的新闻资讯。从酒店外面传来了喊叫声:“有人掉下来了。”

在服务台里的接待员领头先推开玻璃门到外面看个究竟,苏满湘也收了手机放进衣兜内,跟在接待员的后面出了酒店。她看见在酒店前的人行道上,躺在地上一个人,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内裤。她走上前看,躺在地上的竟然就是刚才由丈夫送入电梯,一起乘着电梯上楼的唐凯。几分钟的时间后,他就这样一副形象坠楼了。

苏满湘连忙从衣兜内摸出手机,按了拨号键。她叫救护车,不管地上躺着的唐凯是不是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救护车在赶来的路上了,似乎能听见远处有警笛声朝这边传来了。苏满湘想起来丈夫郭大伟了。唐凯已经坠下楼来,郭大伟是不是也发生事故了。苏满湘担心他,着急跑回了酒店。她跑到电梯门边,焦急的等着电梯从楼上载了客降到了一楼,电梯门刚开,她就朝电梯内冲。载在电梯内的人也正要迈腿走出来,冷不防备她冲进来,撞了个正着。被撞的人是个中气十足的老太,电梯门关上了,苏满湘仍能听见她的高声叫骂。她乘电梯升到七楼,跨出电梯,她就看见走廊上倒着一个人。不用看见脸,只从穿的衣服和体型就认了出来,是她的丈夫郭大伟,他果然是出了事了。

苏满湘一嗓子哭嚎就发了出来。她想冲到郭大伟的身边探鼻息他是死是活,却感觉自己双腿发软。她刚才的那股子冲劲就跟泄了气一般,没劲朝前迈腿走了,她扶着墙吃力的走了两步就瘫坐在地上。闻声纷纷开门出来看究竟的住客,有几个人上前来,扶瘫坐在地上的她站起来。有几个人去看倒在地上不知道死活的郭大伟,伸手试探了他的鼻息的人,冲苏满湘喊道:“人没死,还活着。”

知道郭大伟没死,她抽离了身体的那股子冲劲渐渐恢复了。有力气走到郭大伟的身边,她摇晃着郭大伟,却摇不醒他。他没喝醉到昏睡不醒的地步,苏满湘再次用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另一辆救护车赶到了酒店前,昏睡不醒的郭大伟被急救员们抬上了救护车,运到了医院,推进了急救室。被医生检查了一番,他没有生命危险,就被推出了急救室,停在观察间。

苏满湘等在医院的走廊上,隔着透明的玻璃窗,看观察间内躺在病床上的郭大伟。他昏睡着直到五个小时后,醒了。有留守在医院的警察,听护士通知,郭大伟苏醒了,立即赶到了观察间。刚苏醒的郭大伟,有气无力的回答着警察的提问。他描述了昨夜昏倒前最后的一段经历:他陪同着亲戚唐凯进了电梯,乘着电梯升到七楼。他们穿过走廊,到了唐凯登记入住的客房门前。唐凯刷门进卡,打开了客房的门。

郭大伟一眼就看见客房内有一个女人,背对着房门,站在敞开着窗帘的窗户前。打开房门的唐凯也看到了女人。他愣了一下,就嘿嘿的笑了两声,迈开腿走进了客房内。被身后的郭大伟伸手拽住了胳膊说:“别急着进,我来问她。”他抬高音量冲着那个女人的背影问:“姑娘,你进错房间了吧?”他记得唐凯登门拜访的时候说过,他是一个人入住酒店的,没带着别人。

唐凯挣脱开表舅郭大伟拽住自己胳膊的手说:“没进错,没进错。”推着他退出客房,立即关上了客房的门。郭大伟喝的头也有点犯晕,被唐凯用力一推,倒退了两步。身形不稳一脚踩着了自己的裤脚,顿时身体失去了平衡,朝后摔倒。后脑勺撞到了走廊的墙壁,撞的他立时就晕了过去。警察听了他的描述,有点怀疑。郭大伟是不是脑袋撞墙壁撞出了毛病,记忆跟幻想叠加在一起,编织出了这段证言。

酒店的走廊上在尽头安装了一个监控探头,警察调看监控的视频。从死者唐凯进入客房后,直到警察进客房调查现场,里面都没人出来。郭大伟描述客房内的女人的背影:头发剪的一道齐,长度刚刚垂到肩,其中几缕还挑染着红色。穿着红色的吊带衣,配一条黑色的短裤。脚是光着的,她没穿鞋。警察吃惊,这个女人的衣着跟一起自杀事件的女死者相同。一个月前,就在同一间的客房内,入住的女房客因为抑郁症发作,跳出窗外,坠落下七楼,当时的装束就和郭大伟的描述是一样的。

晟晟网